糯糯糯米慈

[凌李] 我的男友是卧底 (完)

爱卖萌的小鲸鱼:

小野猫李熏然系列




1.


凌远第一次见到李熏然,是在他们医院附近的一个酒吧门口。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医院里的一帮医生护士下了班经常喜欢来这里喝一杯。那天李熏然正靠在酒吧外面的墙上吞云吐雾,他顶着一头杂毛,单手插在口袋里,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凌远所无法理解的时尚。




感到有人正打量着自己,李熏然转过头凶巴巴地瞪向凌远:“看什么看。”


凌远皱了皱眉没有回答他,直接推门走进酒吧。




2.


后来又被同事拉着去了好几次凌远才知道,李熏然是那里的调酒师,手艺不错,就是脾气有点冲,而且不太爱搭理人。




凌远觉得李熏然简直就是为这个职业而生的,他的手很好看,十指白皙细长,但却骨节分明,指甲也修剪得整齐漂亮。看那人手握调酒器上下摇晃时,凌远觉得他应该为所观看到的画面付费。可惜他一个大男人,实在点不出什么花哨的鸡尾酒,每次都只是vodka加冰块,给不了李熏然太大的发挥空间。




李熏然把酒递给凌远时,总都会笑得微微露出了几颗牙齿,温暖又可爱,和他穿着打扮里的那股混混气场很不一样。凌远觉得奇怪,这孩子长的挺清秀的,为什么总要弄这么一身乱七八糟的装扮?




3.


这天凌远一个人坐着酒吧的角落里喝着酒,思考着白天医院发生的一点烦心事,顺便偶尔抬头看几眼工作中的李熏然。




正在凌远微微有点出神时,忽然一伙人冲进了酒吧。他们拿着棍棒在酒吧里面一通乱砸,见人就打。李熏然身手矫健地从吧台后面翻身而出,和那伙人动起手来。




遇见这种情况,正常人的反应一般都是拿着包赶紧走人,可凌远却坐在原地没动。没办法,李熏然打架的招式实在太好看了,他出拳犹如一阵劲风,抬腿也快准狠地直击要害,让凌远一时移不开视线。




当一个啤酒瓶朝凌远砸过来时,看得入迷的他一时躲闪不及,愣在原地。凌远闭上眼睛绝望地想,明天大概要破着相去给大家做演讲了吧。




不过还好这并不会发生,因为李熏然挡在了凌远面前。




4.


凌远回过神后,立马冲过去检查李熏然的伤势。


李熏然捂着满头的鲜血冲凌远摆摆手:“没事,一点小伤。”他额头上的血已经流了一脸,左眼被糊的睁不开,勉强睁着个右眼看向凌远。




“你这叫一点小伤?”凌远生气地瞪着李熏然,然后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右手把人往外拖,“跟我去医院。”


李熏然想摆脱他,可是凌远手劲大的惊人。




5.


李熏然有点后悔刚才救了凌远,因为按照正常酒吧小混混的设定,应该是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出头。可是出于警察的本能,他那时几乎是下意识地扑了上去。




为了替薄靳言收集证据,李熏然花了几个月装小混混,才终于成功打入黑帮团伙内部。他刚才的挺身而出,恐怕要让几个月积累下的形象受到影响,而且万一让那伙人认为他和凌远有来往,他担心这人的安危也要受到牵连。




李熏然本来只打算自己随便处理下伤口就算了的,可凌远非要拉着他来医院。那人过度热心的样子也让李熏然更加懊悔。




到了医院后凌远全程领着李熏然挂号排队拿药,完全一副哄小孩的姿态。缝针时甚至还握着他的手柔声安慰,“别怕,不会很痛。”最后他把药交到李熏然手里,叮嘱了好几次注意事项,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不会破相。”




李熏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现在的人设明明是一个不怕死的小混混好吗?




6.


从那之后凌远基本上下了班有空就会去那间酒吧坐坐,有时会和李熏然随便聊几句,有时就只是安静地看着他工作。




虽然李熏然对凌远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还喜欢不客气地顶他几句,可凌远一直觉得他和那些街头混混不一样。那人身上有种干净的气质,眼神也很清澈,让凌远觉得李熏然其实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那样,凌远认为他不应该继续在这么混乱的地方工作。




“我可以找朋友给你介绍个稳定的工作,收入比你现在的高,也不用值夜班。”


凌远的主动提议让李熏然有点惊讶,不过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用了,这工作挺好的。”


凌远继续劝他,“真的不想试试?收入更高还更轻松。”


“不想。”


“那你就打算一辈子在这里干下去吗?”


李熏然停下手上的活,冷冷地看向凌远,“你不用劝我了,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凌远没有继续说话,他把剩下的半杯酒一仰而尽,然后拿起自己的外套离开了酒吧。




7.


再次见到李熏然已经是一个月后。




凌远在医院的大厅碰见他,那人脸上挂了彩,衣服上也全是口子,像只受了伤的小野猫。虽然理智告诉凌远他不应该再关心李熏然了,可他还是没忍住地走了上前,“这次又怎么搞的?”


李熏然摆摆手,“没事就一点皮外伤。”




凌远把李熏然从挂号的队伍里拉出来,然后带到自己办公室,拿出医药箱给他上药。




他的动作很温柔,李熏然几乎没感到什么疼痛,可凌远还是安慰他,“再坚持会儿,马上就好了。”


李熏然一边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试图分散注意力:“所以你是院长?”


“嗯。”


“竟然劳烦院长亲自为我处理伤口,这医药费恐怕要翻番了吧。”


凌远微笑着看向李熏然:“不用,你免费。”




8.


当人们不断地给自己贴上某类标签,并不停地给自己灌输某种思想时,潜移默化下就真的按照既定的人设行事了,即使是在不必要的场合。




至少李熏然是这样对自己解释的。




给李熏然处理完所有的伤口后,凌远低头整理医药箱,突然感到身后那人用手勾住了自己的肩膀,双腿也缠上了他的腰。凌远转过头,看见李熏然冲他眨着眼睛,“不付钱的话,那我就用其他的方式来偿还你吧。”




凌远没有拒绝李熏然,毕竟医生患者只是提供服务和购买关系的那套理论,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9.


又过了一个月,终于到警队收网的时候了,李熏然提供的线索非常有用,警队人赃并获地将整个犯罪团队一举抓获。




可正当他们准备收队时,李熏然接到了一条短信:一个人过来,否则你将再也见不到他。后面附了张图片,是凌远被反手捆着倒在地上的样子。李熏然觉得自己的双手都在发抖。




薄靳言注意到了身边这人的反应有些奇怪,正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时,李熏然跳上一辆警车直接冲了出去。薄靳言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他冲一旁的警队成员喊道,“还不跟上。”






李熏然来到指定的仓库门口,一脚把门踹开。




他此时穿着警服,头发也已经剪成了干净清爽的短发,浑身散发着一股凛然正气,“爷的人你们也敢碰?”




生气的李熏然战斗力爆表,以一当十,仓库里那六个人被打得毫无还手的力气,三下两下全部放倒了。




李熏然赶紧跑去解开凌远身上的绳子和胶布。


“你没事吧?”


“所以你其实是警察?”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了口。




李熏然先做出了回答:“是啊,之前那是做卧底呢。”


凌远笑了。


李熏然有点担心地看着他,“你有被打到头吗?”


凌远摇摇头,眼里满是笑意,“人民警察和医生,这可算是一路人了吧。”




10.


李熏然正要往外走时,被凌远拉住了,“你的腿没事吧。”李熏然低下头,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左腿正鲜血直流,大概是刚才打斗时弄伤的。




凌远二话不说将人打横抱起。


“喂凌远你干嘛呢。”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人么?”


“那...那只是随口说说的。”


“不好意思,我当真了。”




凌远抱着李熏然走出仓库时,薄靳言他们正好赶到,李熏然从他脸上捕捉到了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旁边还有个队友要死不死地吹起了口哨。




“放我下去。”李熏然在凌远怀里挣扎起来。


凌远没理他只是把人抱得更紧了些,“你再啰嗦的话我就当众吻你了。”


“你...”




李熏然满脸通红,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生气。可是当越来越多的视线聚集在他身上时,李熏然只好认命地把头埋进了凌远怀里。




李熏然觉得他在警局多年的名声,在今天大概算是彻底毁了吧。


-----


完 



评论

热度(93)

  1. 楼诚の青花瓷天才小鲸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在水中游天才小鲸鱼 转载了此文字
  3. 爱围观的ssica天才小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