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糯糯米慈

[凌李][楼诚衍生]Hour in the sun-20[完结]

Something:

Hour in the sun 20[完结]
CP:凌远X李熏然
角色属于原著,OOC都是我


阳光下的日子。


20

李熏然醒了。

眼前的一切清明而富有色彩,秋日午后的太阳干燥而暖和,透过玻璃照亮室内的每一个角落。病床白得反光。床头的一束百合优雅得开着,香气沁人。

他缓慢的从床上爬起来,靠在枕头上。玻璃杯中的水冒着温热的水汽,李熏然便把它捧在手上,一点一点的喝。
护士走进来查房,李熏然便眯着一双明亮亲切的眼睛看着她:

“你好,可以借一下手机吗?”

护士翻着口袋掏出了手机,递给那个在阳光下似乎有些透明的男子。

李熏然看了一眼日期,皱起了眉:“我睡了多久?”

“两天半吧。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护士翻着病例,眼神还要不断玩李熏然身上飘去。李熏然英俊,如今躺了几天消瘦了不少,脸部线条便显得硬朗。

他带着笑一边摇头一边按着那个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护士保险起见还是决定去找医生看看。

拨号声规律而缓慢,他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但就在对面那个人接起电话,一声“你好,我是凌远”之后,李熏然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吐不出来。他匆匆忙忙的盖了电话,像重获氧气一样深深呼吸。

刚才的护士跟在一个医生后面跟进来了,李熏然把手机还给了她。医生问了李熏然好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他都耐心的回答了,但他此刻只是觉得无比的清醒——他想下床走走,晒晒太阳。

“医生,我能到外头走走吗?”

医生拧起眉毛,就想拒绝:“最好有人陪着吧。”

李熏然点点头,喝完杯中不多的温水。


凌远走进来的时候带着一段量好的红绳。他刚回到医院就去看李熏然了,门口的小护士一脸兴奋地告诉他今天早上熏然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平常的威严样子一下子蹦不住了,双脚带了风的往病房去。

他轻手轻脚的拿了张椅子坐在病床旁边。窗帘没有拉上,月光如水,倾泻在睡得平静的李熏然脸上。

李熏然睡得不深,呼吸浅淡,眼睫毛微微颤抖。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凌远用手一点点抚摸,露出满意的微笑。

他从被子里抽出李熏然的手,用红绳在对方无名指上环了一圈——刚刚好。

手突然被反握,凌远吓得差点整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来,无意中拉扯到伤口,倒吸了几口凉气。李熏然看着那人的表现蜷缩在床上大笑,不敢出声,憋得全身都在抖。

“你干嘛!”凌远像是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小孩,赶紧把绳子放进白大褂里。

“凌远。”李熏然唤着他的名字,小心翼翼的缠着他的手,隔着一层纱布。

“诶。”凌远想要和李熏然十指相扣,却因为伤口而不能弯曲。

他们两个互相间没有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对方的眼,借着微弱的月光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

“对不起。”李熏然道。

“傻瓜。”凌远用手刮了刮对方的鼻子。

李熏然拱了拱对方的手指:“一起睡吧。”

凌远摆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医院的床是真的单人床,哪能挤得下两个大男人。

但李熏然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他有接近半个月没能看到这份明亮,他不想拒绝,也不能拒绝。

脱下鞋子和外套,修长的四肢攀上原本在床上的人。肩膀的骨头硌得慌,凌远便蹭着李熏然的脖子和脸:“瘦了。”

李熏然窝在他的怀里:“凌院长给我做好吃的吧。”

“好。”凌远连应了好几声。

两个人侧躺着不敢乱动,生怕一不小心就摔下去了。怀中人的呼吸逐渐变轻,凌远感受着那人的体温,一下子湿了眼眶。


手上的伤口是傅子遇帮忙处理的,他一直在安慰着凌远。傅子遇是个极其专业的外科医生,缝合伤口的技术甚至和韦天舒不相上下。

后来一问才知道,那天的凌远,就像丢了魂一样。

大概怕会在做出什么行为,李熏然被送到精神科的看护病房,还做了一次精神评估——没人说得清楚,他到底是好了还是坏了。

凌远因为手受伤了,倒是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不去做手术了,一忙完行政方面的事情就来照顾着熏然。其实也没别的,就是盯着他,给他擦身,给他倒水,和他说话。

李熏然醒了又睡着的那两天,凌远觉得自己走过了整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

他曾经想过,若是熏然再也醒不来了,也愿意这样守着他——一辈子。

他决定去找自己的父亲,找李熏然的父母。

凌远一直担心凌景鸿的心脏不好,犹豫着。没想到那日他们两父子吃饭,他说起这件事,说这辈子不再娶。凌景鸿放下筷子,拍了拍他的手背:“若是熏然醒了,带那孩子来吃顿饭吧。”

凌远低下头狼狈得趴了口饭,鼻子发酸。

第二天他一大早去看了熏然,倒了杯温水放在床头,然后便去找了李熏然父母——他约了二老在一酒楼吃顿饭。

李局长威严,李熏然大概是遗传了父亲的一双剑眉。李妈妈则温柔慈祥,一双眼睛灵巧动人。还未等凌远出声,李妈妈便拖起他的手说道:“我们家然然没有爱过别的人。”

凌远觉得喉咙发干,说不出话,只得看着那双和李熏然一模一样的双眼:“那孩子不坦诚。但我是知道的,做妈的都知道,他是真的……”

凌远握住那双因为家务事而粗糙的手,说出口的都是感谢。他从来没敢想象,这段爱情,能得到至亲之人的肯定。


早上醒来的时间凌远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都硬了,半边身体发麻。李熏然闪着一双眼,在他唇上印上一吻:“凌远~”

这一声叫得凌院长整个身体都酥了,颤颤巍巍的坐起来:“你啊!我叫医生给你做检查,两个小时后我带你去楼下逛逛好不好?”

李熏然点点头,一头乱毛活泼的抖着。


凌远是回办公室拿戒指。

他慌乱的翻着衣服口袋,双手遏制不住的颤抖。

他是凭着印象买的戒指,担心着大小不对,但经过红绳一量竟是买的刚好。

红色的锦盒在白大褂里放着,凌远出了一手心的汗——又不是第一次求婚,还是害怕,还是紧张。


上午的阳光正好。深秋,天蓝得透彻,两个人挽着手走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一路上凌远说了李熏然睡着的这些天他干了些什么。当李熏然听到凌远向自己父母剖白的事情后竟然表示二老就这样把他卖了。

“我凌远终于可以对全世界的人说李熏然是我的人的。”

“哼,我还不同意呢。”

他们走到一棵树下,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斑驳得洒在两人身上。凌远按住李熏然的肩膀,走到他面前:

“熏然,我们结婚吧。”

锦盒在他手中打开,那是一枚素色的铂金戒指。

李熏然整个人一动不动,眼泪唰的就掉了下来。凌远慌了,见他没答复,便取下戒指想要给对方戴上。

“你干嘛呢,还逼婚啊。”李熏然笑了起来,抢过戒指,迅速的套在自己无名指上。

“我这不是怕你不答应。”凌远笑了起来,搂住那人的肩,“戒指里面刻着一个L,即代表李,又代表凌,还有——爱。”

“你酸不酸啊?”李熏然的声音带着厚重的鼻音,大概是哭腔的缘故。他伸手搂住凌远的脖子。

“对你,再肉麻也不为过。”凌远向前亲吻李熏然。

那是一个纯洁而神圣的吻,一个交换誓言的吻。

没有他人作证,唯有他们二者。

往后,一定会有更多阳光明媚的日子。

-FIN-

终于写完了!!
今晚没带手提,全篇都是拿手机码的……
或许有些烂尾,有点急,因为然然也不知道有没有治好。

非常谢谢大家一直给我的爱心 给我的推荐 给我的点击
在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很担心
我从没有写过中长篇
提纲写了也跑了
词汇量不够 语言也不好
能得到你们的喜欢真的好开心
谢谢!谢谢!只有感谢!

全文42000字 如果有空可能会排版印成无料吧

hour in the sun
阳光下的时光

谢谢大家!

吹寒。
2016.03.05





评论

热度(112)

  1. 糯糯糯米慈Something 转载了此文字
  2. 风从窗前过Someth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