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糯糯米慈

【诚楼】不小心睡了自己的上司怎么办(现代AU)(一发完)

不太92:

1


明诚跟做贼似的。


他的左脚穿着袜子没穿鞋子,右脚穿着鞋子没穿袜子,因为皮带挂在脖子上所以左手不得不提着裤子,他的右手抱着自己的外套领带,还包括一只鞋……不,作者错了,做贼都比明诚体面多了。


 


这辈子没赶上做贼机会的明诚此刻正猫着腰往屋子外溜。没穿鞋的左脚踢到沙发腿让他不禁倒抽一口气,所幸,在最后关口他及时咽下痛呼,心虚地又往半掩的卧室门方向望过去。


那张床上的人整个背部线条隐约在明诚也没敢为对方盖好的被单下,依旧沉沉睡着。能清晰回想起自己昨夜是如何把那个人给睡了的明诚仓皇逃出了对方的公寓。


 


2


明诚在上班的路上顺便回家换了一套衣服。因为宿醉,他头痛欲裂,怎么也想不清楚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总体来说,明诚觉得这不是自己的错。昨晚的饭局,他为自己的上司明楼挡了很多酒,多到他有权利醉酒。而之后,他还不失敬业地打车把自己上司送回家。其实当时他立即就要离开的,是明楼不满地问万一自己洗澡的时候淹死,是不是他不会愧疚,这导致明诚不得不醉醺醺守在对方的浴室外。


原本,如果故事的发展就这样的话,即便明诚一个不留神直接睡在对方浴室门外的地板上,至少也不会睡在自己上司的身上——但他那个要命的上司居然故意推倒沐浴乳的瓶子。


想着自己的职责是不能让对方淹死,明诚第一时间闯进了浴室。浴缸里的人一脸严肃告诉他,这是防淹演习,说完自己又傻乐起来。


明诚迫不得已把对方从水里捞出来,然后……嗯……然后就发生了搁论坛上“不小心睡了自己的上司怎么办,在线等急”这种人品事。


 


3


当明诚抵达公司的时候,不出意料,他迟到了好一会儿。幸运的是,明楼还没有上班……不幸的是,明楼迟早是要来上班的。


大概在一个多小时后,明诚接到来自自己上司的内线电话。“阿诚,来我办公室一下。”


 


明诚在推开总裁办公室的房门前,莫名有一种悲壮感,如同自己即将奔赴刑场。他深吸了好几口气,都忘记吐出来。然后一咬牙一跺脚。


打开门。


“明总,找我什么事?”


办公桌后的明楼一反平时休闲款西装的风格,今天他穿的是立领的西服套装——明诚清楚这是为了挡住什么,于是,这让明楼的这套穿着显得更有一种禁欲的诱惑……也不知道自己大难将死是怎么那么有空去想这些的,明诚努力清明自己的神智,将注意力集中到对方的发言上。


 


“阿诚,昨天是你送我回家的吗?”


只听得对方如此问他。


电光火石间,明诚做出决定:“昨天我喝多了,没能送明总。好像看到有谁说要送你回家。”


 


跟了明楼好几年,明诚知道对方很少会喝到断片,于是,这看起来就像是上天庇佑。明诚没想到对方会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但他第一时间就把握住了这个机会。


他用最真挚的眼睛迎向对方投过来的目光。


 


明楼看起来轻易接受了明诚的说辞。前者低头沉吟了一下:“阿诚,有件事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


“什么事?”


明诚才开口询问,下一秒,他就眼睁睁看着明楼从抽屉里拿出一只袜子来。


刑侦类电视剧里,戴着手套使用镊子的鉴证人员会把物证放到塑料袋中。对,明诚的袜子此刻就在那么一个塑料袋中。


明楼一本正经把这个塑料袋递给明诚:“你帮我查一下,昨天饭局上的人,谁能穿得了这只袜子。”


 


好半天,明诚瞪着自己的袜子发愣。


你要说这是只水晶鞋,那脚大的人肯定是穿不了的——但这是袜子啊!再大的脚它也能挤进均码的袜子啊!


查谁穿的了这只袜子是怎么回事啊?!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需要帮我查就行了。”明楼大概以为明诚在好奇这只袜子哪里来的,赶在后者开口前阻止提问。


 


4


回到自己座位的明诚简直无心工作了。他盯着自己的袜子观察,就好像第一次知道袜子长什么样。


说起来,明诚很想知道,让明楼知道这只袜子的主人是谁后,明楼是会和那个人结婚,还是准备凌迟处死那个人。明诚那么聪明,他知道就概率来说,后者的可能性高出前者太多太多了。


 


毕竟,明楼那么好的一颗白菜,拱他的相对来说那肯定都是猪!


被拱了的好白菜还不得委屈死,怎么能和猪结婚呢?


——明诚打定主意了,打死都不会承认这只袜子是自己的!


 


解题完成后,他的内线电话又响起。


 


依旧是明楼打开的。


“阿诚,我下午的那个会你帮我推后。”


“好的,我知道了。”明诚早就在和对方的相处中学会不去反问任何对方的决定,他不需要知道明楼的判断依据,因为他知道明楼永远都是对的。这个时候,在简单应声后,等着对方挂断电话——这是明诚的习惯,所有他与明楼的电话,他总是要听到挂断后的铃音才会放下听筒。


不过这一次,他却没等到铃音,反而等到了思索后的明楼追加的吩咐。“明天的工作也帮我推后吧,大概烧没那么容易退,我明天应该也不进公司。”


明诚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明总,你发烧了?”


“我没事。我先回家了,有工作邮件联系。”明楼轻描淡写挂断了电话。


 


5


明诚在敲门后没等请进便闯入了总裁办公室。


 


他知道这都是他的错!


在反复回想的过程中,明诚简直怀疑自己没有喝醉——不然该怎么解释他居然能清晰记得昨晚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呢?例如说,因为没有润滑剂,明诚将就使用了沐浴乳。又例如,他没能耐心着循序渐进,那种时候完全被最原始的欲望支配……


明诚在精疲力尽后倒头就睡,他没为明楼做任何清理。今早他慌张逃跑后,相信明楼自己也没怎么处理。毕竟,那种地方受伤,明楼怎么也不可能去看医生,甚至,他还拖着这样的身体来上班。


 


明诚这才注意到对方脸上不自然的红晕。


他早他察觉的,即便之前他没敢怎么看明楼,至少他早该察觉对方在今天显得略微无力虚弱的声音。


——可实际是,他这个罪魁祸首,这个害明楼如此的罪魁祸首,甚至没有想到担忧对方身体的状况。


 


愧疚的情绪让明诚已经要脱口说出“对不起”。他站在明楼办公桌前,望向对方抬头注视过来的安静而耐心的目光,几乎就要道歉了。


然后,他张嘴——


“明总,你不舒服的话,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我自己能开车。”


明楼在短暂的沉默后如此回答。


 


明诚听得懂这句话的意思。


明楼台词的解题思路通常是这样的:如果明楼回答“我自己能开车,你出去吧”那意味着他的确不需要明诚送,而如果他说的只是“我自己能开车”,那就意味着他需要明诚送。


 


明诚从一旁的衣帽架上帮对方取下外套,“走吧,明总,还是我送你回去。”


 


6


送明楼回家的路上,车厢里的气氛一度十分压抑。


 


即便明楼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明诚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情异常不好。


当然,他十分理解:作为一颗好白菜,谁被猪拱了谁都不会乐意的。


为了缓和对方的情绪,当司机的人硬着头皮笑:“对了,明总,我最近听到一个笑话觉得挺有趣的。”


一直看着车外的明楼终于转回头瞥了明诚一眼。“什么笑话?”


“说有一个病人去看病,他对医生说:医生,我得了健忘症。医生就问他:你什么时候得的这个病?病人反问:什么病?”


 


明诚等了一会儿。最终,听笑话的人都没有笑,这让明诚唯有自行挽尊,他哈哈笑了两下:“这健忘症前说后忘的,真名副其实吧?”


本来就不那么好笑的笑话被那么一解释,就更加不好笑了。


明诚自己都把自己笑尴尬了。


——而最尴尬的是,明楼这时忽然饶有兴致从后视镜打量起他来。


 


明诚努力冷静以防止自己把汽车往消防栓上开。明楼慢条斯理开口:“阿诚,你知道,你开车送我回家,是算不到年底绩效考核里的吧?”


明诚没来得及琢磨明白绩效考核是哪里冒出来的,明楼继续问:“所以,你为什么还特地送我回家?”


 


“……这不是因为平时明总对我也照顾有加嘛。”明诚只差没把“拍马屁”拿出来解释。


 


明楼没有再说话,他重新望向车窗外。


 


7


明楼说到做到——不,他的执行力超常发挥。说好休息一天半的明总裁在第三天依旧没有上班。


 


其实在昨天的时候,明诚特地发了个短消息。


毕竟,对方在家养病,贸贸然打电话太打扰,明诚围着自己的办公桌转了几十圈后,谨慎捧着手机发了一条消息小心表达自己对对方健康状况的关心。整个下午,他按亮手机屏幕几百次,每次都失望地发现明楼没有回他的消息。


当天晚上,明诚又按亮了手机屏幕另一个几百次。他一个晚上没睡,迫不及待等着天亮上班,希望能看到重回岗位的明楼。


但结果,明楼依旧没有来上班。


 


明诚努力从一堆明明自己完全可以解决的事务中找出个勉强让他有理由见明楼求决策的文件。然后,他确认了自己牙缝里没有菜叶子,衣服扣子没有扣错,驾车来到明楼的公寓。


 


他在按响门铃前为自己重返罪案现场而鼓足勇气……他白鼓足勇气了。


房门内没有回应他。


 


明诚开始害怕起来。他的脑海忍不住浮现出高烧躺床上的明楼昏迷不醒,根本没有办法开门的画面。一边拨打手机,他一边往后退,想着自己是不是要把门撞开。


然后,他的手机被接通。


 


“喂?”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明诚反而差点没反应过来。


“明总?”如同惊醒般,明诚讶然脱口,他又开始想象明楼已经痊愈然后不务正业出门寻欢作乐的画面,为此后槽牙都咬在了一起。“明总,你在哪里?”


很快,对方回答:“在家。”


明诚心里想:这下被我捉奸在床了吧!你明明就不在家!“明总,我正在你公寓门口。”就好像指望对方能被自己的话吓一跳似的。


结果,电话里的声音平静如常。“备用钥匙在门框上,你可以直接开门进来。”


 


……万一他进入房间看到明楼的床上有两个人怎么办?


在线等,急!


 


8


可喜可贺,明诚在书房里找到正对着笔记本的明楼。


访客强忍想要查看房间其他地方是不是藏着个奸夫的欲望,心中的疑惑却还是不自觉脱口:“明总,你有听到刚才我按门铃吗?”


 


“听到了。”明楼头也不抬地回答。简明扼要而生动形象地表达出“我听到了就是不开门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明确态度。


 


明诚说不出话来之际,在笔记本后正忙着的人终于勉强抽空瞥了他一眼。


“阿诚,你怎么过来了?”


 


明诚心说我已经从书架玻璃门的反光看到你只是在玩连连看,你又何必如此认真的样子?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端正自己的态度。“有一份紧急文件,想要请明总审阅一下。”


 


明楼点头:“文件给我看一下吧。”


 


然后,明诚傻眼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忘带文件了。


 


明楼显然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明诚发呆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将自己的视线从笔记本屏幕上移开了,稍稍认真望向明诚。


“需要我给你倒杯水吗?”他问。


 


明诚当然听得懂这句话,他立即摇头,“我自己去倒吧!”他看了眼明楼的杯子,“顺便帮你也加点热水。”


 


9


明诚放下两杯水,在明楼办公桌后坐下。


他是想着,自己无论如何也得装模作样复述下文件的内容来请明楼决策,但开口之际,还是不自觉道出自己此行真正想知道的问题:“明总,你是不是烧还没退?”


明楼简单摇头:“烧退了。”


“你今天怎么没来公司?”


“我得了其他病。”


——难道是伤口还没好吗?明诚忍不住着急,但他又不能明问,只能按捺住自己的心情。“明总你还有什么不舒服?”


“我得的不是不舒服的病,我得的是健忘症。”


明诚愣了一下。


他脑洞那么大,都没想到过这病。


“除了健忘症,我倒是有其他不舒服的原因,但那不是病。”对面的明楼接下说下去。


明诚赶紧跟上对方思路:“明总你怎么不舒服?”


明楼云淡风轻,不动声色:“我怀孕了。”


明诚觉得自己被雷劈了。


 


10


“你,你刚说什么?”


明诚口齿都不利索了。


他好不容易才算把问题问出来,结果,被提问的人却是一脸无辜:“我刚说什么了?”


“你刚才说,你刚才说……”


“我得健忘症了,我不记得自己刚才说什么了。”


明诚脑子也利索不到哪里去,他想了好半天依旧是各种凌乱。“你刚说你怀孕了?”


对方立即皱眉鄙视他的智商:“我是男人,男人会怀孕吗?”


明诚的逻辑委屈至极:“但你说你怀孕了……”


“我怎么可能那么说?你说男人可能怀孕吗?”


“男人当然不可能怀孕……”明诚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说什么,他只是被明楼牵着鼻子走,条件反射地开口。


没想到,还没说完,明楼忽然板起脸用力拍了下桌子——


“男人不会怀孕,所以你就可以抵赖不负责任对吧!”


 


11


明诚花了好半天才终于琢磨明白。


明楼一定一开始就已经知道那个人是他了。


 


“我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你倒很会演戏?”


拍完桌后,明楼很快便不见任何动怒的迹象,他用天衣无缝的戏谑嘲弄不紧不慢开口。


——但明诚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委屈。


 


这是他无可想象的,但他却清晰感受到了对方隐忍下的委屈。


明楼想要让他和自己好好谈谈那晚,但他竟然连认都不肯认。


 


“对不起……”明诚开口,“那天晚上……”


 


“哪天晚上?”明楼若无其事打断。


 


“就是我们都喝醉的那个晚上。”


 


“我们什么时候喝醉过?”


 


“你别再用健忘症故意报复我了,我不是健忘忘了那天晚上的事……”明诚豁出去了。早知道他应该先练习一下的,这是他一生一次的告白,但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上。幸运的是,他拥有告白的唯一武器——最真实的心情。


“我不敢承认是因为,如果你知道那个人是我,因此炒了我,我就彻底失去了守在你身边的机会——我冒不起这个险,对我来说,失去守在你身边的机会,这个后果太严重了,我根本没有办法承担这后果……”


 


12


“……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你是不是傻的?男人会怀孕吗?”


“……我是傻的。”


 “……以后我们可以领个孩子。”


 


Fin.


 

评论(1)

热度(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