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糯糯米慈

【楼诚衍生】八一八太太们如何实现衍生角色冥冥之中的相遇(兼好文安利)

暮光:

雨柠:







啰嗦的前言:




从小狮子和老房子的故事开始接触楼诚衍生,感念于各位太太让人惊艳的产出,过去一向不太接受衍生的我开始乐此不疲地在这个更大的坑里躺平了吃粮。从这个意义上说,楼诚这对怎么配都般配的魔性CP和脑洞与文采齐飞的太太们打开了我的新世界。




回到最初对衍生文有些犹豫的心境,主要原因还是觉得千里迢迢的角色该怎样越过不同框的困境、不同剧的遗憾、甚至分辨率的差别,走向冥冥之中的相遇。




衍生比同人难写的关键一点在于需要重新铺陈感情的发展,而不是像直接写楼诚那样顺理成章、按下不表,能在这一环做到合理、流畅、大气的太太相对是比较少的。




下面就从一个(并没有读过几篇文章的)读者的视角,简单八一八太太们如何让衍生跨越一切障碍,完成最难的初遇。




并不是长评,但斗胆@各位太太表白,一切错误理解都是我的锅。




 




 




【蔺靖篇】




 




(一)苏兄托孤,红线暗牵




以苏兄为纽带将蔺靖联系在一起大概是最容易想到的一种开篇,毕竟景琰是林殊竹马竹马、生死与共的挚友,而蔺晨是这世上最懂梅长苏的人。




可以想见,以苏兄为景琰和大梁江山操碎了心的性格,临终之时必定会将尘世中放不下的一切嘱托给陪他走到最后一日的蔺晨,而潇洒疏狂的少阁主虽天生就是仗剑江湖的派头,却又最是重情重义、一诺千金之人。




于是在往后任何大梁风波之中,蔺晨以自己的方式出手相助,其中某一两次和景琰相遇相识,在共同追忆苏兄、探讨时局、展望未来的过程中彼此欣赏,下面的故事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发展了。




写下这一个小标题,私心首推 @阿不太太的《诗一行》,其波澜壮阔的架构和风云诡谲的情节设计实在不知该如何夸赞(所以就不夸了)。这篇文是典型的苏兄托孤式相遇,把蔺晨送到金陵的三个锦囊——“找蔺晨”、“还找蔺晨”、“留蔺晨”,明里是苏兄身为国士的殷殷嘱托,暗里是苏兄作为挚友的一片成全。




当然,在阿不太太的笔下,少见的是景琰主动相邀,毕竟耿直倔强如靖王,当不会轻易开口将几乎素昧平生的少阁主拖进金陵的朝堂风云之中。妙就妙在《诗一行》是个蔺大侠探案合集,在金陵仍有容他潇洒容他疏狂的余地,相比苦心孤诣的谋士,蔺晨得以最大程度施展本性,这也给了他留在金陵合适的理由。




一人一骑在初樱里踏破了不同框的红尘劫,有了合理的相遇,相知相恋便有了基石,太太用一个个精彩绝伦的原创配角和朝堂江湖的泼天大案耐心地织就了二人之间的万丈豪情和缱绻情思。




 




(二)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




在这样的情节里,蔺晨和景琰多相识于赤焰案之前明媚的少年时期,太太们的安排也多是见惯了世间美人的少阁主对小景琰一见钟情,有心引导(毕竟让小倔牛先动心思实在是OOC),而景琰在和这个江湖人相处的点滴中窥见了从未涉足的世界,体味了不曾感知过的风情,被他的才气和人格魅力一不小心就给收了。




当然,要有一个长期相处的契机,最常选的桥段便是少阁主医者仁心(反正少阁主什么病都治得好),对景琰有救命之恩。由于蔺晨向来浪迹人间,行踪不定,在任何时候出现在任何地方都能说得通,所以情节设置的难点是太平盛世之下给景琰一个重伤但不被军医直接拎走的理由,同时完善少年时期的懵懂琰对一个陌生的、说话怪兮兮的江湖郎中从戒备到信任的过程。




比如 @烟草一川 太太的《必入歧途》中,有人想在赤焰案之前先对景琰动手,致其颠沛辗转,重伤之下亦无亲随,而少阁主在离开琅琊山信步悠然之时,出于不忍救下了街角的景琰。月余的精心救治(调情)之后,蔺晨护送景琰回金陵,顺便(故意)看尽一路的风土人情、繁花似锦,在这一过程实现傻孩子的情窦初开。还有如 @尘唐 太太的《铁马冰河》第一章便是“积功德神医救皇子,抵诊金靖王成小厮”,少阁主走着走着总会走到一场大战堪堪结束的修罗场,于是拐走奄奄一息的七皇子,提出“当三年小厮”作为诊金,主动创造长期相处的契机(至于假借各种机会抱啊亲的,少阁主这么耍流氓我就憋着笑啧啧啧吧)~ 




如果这篇文章不是架空+恋爱脑,那么相识相爱在先,必定逃不开赤焰大劫的分离。这十二年的基本走向一般都是忍痛割爱,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至于景琰四处征战、处处碰壁期间让少阁主暗戳戳帮一帮,没事找事进金陵看几眼,在和苏兄的相处中旁敲侧击一下,全看太太为了完整这个故事的小心思啦~




另外,鉴于苏兄在蔺靖圈依旧不可小觑的好人缘,这类文章大多走了苏凰暗线,于是亲爱的病弱苏终于不必像小明一样忍受闪瞎眼的孤狼生活,得以成全属于自己的一段佳话。




 




(三)借着各种相逢,不知不觉情根深种




这个设定其实难度颇高,要么蔺靖的相遇纯靠两人的缘分,要么借助原著中可能或推定可能的同框机会,最大程度铺陈一条感情线,日后再给他们发展的理由。太太们脑洞层出不穷,恕我笔拙无法归纳,姑且举几个喜欢的例子。




 @北歌南唱太太的《春夏秋冬》系列,蔺靖初遇是赤焰案后景琰一人一剑一马独上琅琊山,立于漫天风雪中向阁主求赤焰真相的答案,蔺晨叹他一句“痴儿”,心下又自是敬重。再次相遇是苏兄出征前夜,蔺晨满腔怒火和敌意,却在见到景琰玉碎般的一滴泪时生生顿住了脚步,到头只剩一句苦笑的“我来看看你”(论太子殿下如何以哭灭气焰,以泪聚人心)。有了这两次铺陈,景琰登基之后静太后请来蔺大神医治治病、聊聊天、接触接触也就不那么突兀了。




 @狂岚暴雨的相遇太太的《婆娑世界》把初遇放在了苏兄北境一战前的七日,依旧是少阁主性喜美人的设定,听多了苏兄口中的景琰,又见了景琰的画像便忙不迭去东宫,美其名曰完成苏兄的嘱托,交代病情协助工作。景琰秉着“挚友之友我忍”的礼貌与之议事商讨,不知不觉开始欣赏其不世之才,滋生出信任。在这一场铺垫后重逢就能变成定数,苏兄离开以致景琰怒极与蔺晨对武过招,到头来长久的悲痛和静默里,他们都明白了自己不是一个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十二万太太的《陈大方和蔺春风的二三事》,每个人心里有不同的蔺靖,而陈大方和蔺春风只此一个。景琰被发配到春风不度的边城微服私访,碰上起先往军队贩私酒、后成为正经伙头兵的陈老板,继而在被追杀的生死劫难中有了最初的交心。两人虽隐姓埋名,却借着斗故事坦诚了彼此的往事,九死一生的处境下,陪伴最是动人心弦,也许从景琰“伏在厚实的背上,仿佛一场不愿醒来的梦”,便是缱绻情思渐生,而沙漠里陈大方的去而复返,叫景琰懂了等待与相思的况味。




 




其他私心喜欢的蔺靖:




狂岚暴雨的相遇:《不梦闲人不梦君》




Lantheo:《昔别春风起》




清和润夏:《凤至》




不羡归:《江山河山》




 




 




 




【凌李篇】




 




凌李文大多是走温馨向,可能也是楼诚衍生中最热门的一对,毕竟爱笑爱吃、坚强乐观的小李警官对于看惯生离死别、尝尽人情冷暖的凌院长而言就是一道光呀。




在我读过的凌李文中,除去像穆穆不惊左右太太这种可爱得满天飞的脑洞,有很大一部分是直接过渡到幸福和美、老夫老妻的小日子,喂饱熏然之后怎么温暖怎么来,怎么好吃怎么过。但是,要说起凌李最初合理的相遇,个人认为选择还是比较少的。




 




(一)  小警官出警受伤,大院长妙手仁心




因为人民公仆的职业设定,凌院长犯事出现在警局是不太现实的,那么考虑到刑警一职的高危性,最常见的相遇地点大概就是医院。于是,给太太们挖下的坑就是如何合理地让身处高位的院长恰好出现在急诊大厅,恰好撞上这种时候必定会有一点儿狼狈的小警官并注意到他。




可以想见,熏然关注亲自接待的一院之长顺理成章,那么反过来呢?除了一些文章里简单解释为熏然就是带队的那个,双方亲切交谈友好会面,那么可以后续发展的地方在哪里?这是太太们各显神通的地方,恪尽职守拼尽全力的素养?饱经黑暗心向光明的澄净?外表凌厉的副队长一颗孩子气的心?还是窄腰长腿好看的手指?




不妨先八一八动心不分性别的情形。在我看来,若是文笔细腻情节走心,一见钟情的梗在任何成功的初遇之后都是最好用的,无论凌李之间谁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那个,我都把这种设定当作是太太们的温柔。




这里必须先说 @清和润夏太太的《狮子饲养手册》院长的出场自带光环,乱糟糟的人群中往那儿一站,仿佛整个医院都跟着无所畏惧起来;便装的李副队刚和一个逃犯交手,闭目靠在椅子上自是苍白而疲惫。惯是欣赏“血腥狰狞的美”和“健康的肌肉纹理”的凌院长打一个郑重其事的招呼,早已听闻了对方光鲜亮丽的履历的李警官笑得友善而亲近。




从此这个小狮子一般青涩、桀骜的人走进了凌院长心里,既是动了情,一颦一笑都随之可爱起来,一点一滴都值得珍惜铭记。那么,无论是病房里的照料,皆有胃病的同病相怜,还是留一把钥匙的情意和暗示,之后所有相知相爱都算是水到渠成。




 




(二)小警官出警并未受伤,大院长依然妙手仁心




然后便是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太太的《没溜儿爱情故事》,太太字里行间简直是一戳一个准的笑点。言归正传,李警官出现在医院的契机是将打群架满头是血的大汉送来救治,而凌院长待在候诊大厅的契机是急诊值班给小护士壮胆外加等外卖(明显抢了熏然的吃货人设)。“心外一把刀”的大院长破例给人缝开瓢,结果被人嘲笑手机铃声,又被人莫名抢了外卖。与众不同的小李警官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和兴趣,连夜翻了警花同志两百多条微博,谋定而后动的院长大人开始了强行偶遇的计划。




 




另一种情形,如果走原剧向,凌李从友情慢慢转变为爱情也是常见的一种写作方式,毕竟院长曾经有个深爱的前妻,熏然曾经有个青梅竹马的简瑶。直男思维在潜移默化的相处中渐渐相爱应当经历一个值得细细描摹的过程,私以为这是最考验作者功力的地方,至于什么时候突然开了窍,怎么开窍就看太太们见仁见智的机巧心思了~




 




(三)世界这么大,可就是无巧不成书




(说白了你就是不会总结)




很早的时候看了 @汤圆圆软绵绵太太的《晚风和热干面》记得其中凌李的关系最早是邻居,这个设定在之后看文过程中也鲜少发现。小李警官离开警队借宿朋友住处,而凌远刚刚离婚回到医院分的老房子,恰巧住在隔壁。相识得益于凌远好心搭把手帮忙,相知得益于热情开朗的小李警官陪凌远走过了最难捱的一段时光。




同样比较特别的设定是 @小梅枝上东君信太太的《相会有期》太太自己说梗来自于飞机晚点的脑洞。凌李初遇是熏然大学期间和凌欢一同参加聚会,深夜陪她等哥哥,而凌远顺路将熏然送回家。简单的相识和交谈成就了一段兄友弟恭(其实是双向暗恋)的故事,熏然发现自己滋生了不可言说的旖旎心思,为了院长刻意渐行渐远(对不起太太,居然被我复述得这么干瘪)。机场重逢之时熏然刚经历一年多的调养,一个人飞去国外旅行散心,(院长反正婚前总会因为各种理由出差,婚后总是在出差时急吼吼赶回家给熏然烧饭),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




当然,扫文不时还会发现小李警官和小赵医生的亲戚梗+小赵医生和凌大院长的师兄弟梗,这样的相遇大概就像“我室友和我哥哥在一起”的桥段,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认识方式吧。




 




其他私心喜欢的凌李:




烟草一川:《体重和新年》系列




致力于研究宇宙:《爱是一道光》




离人歌:《现在我老了》




冬节长至:《烟之外》




 




 




 




【谭赵篇】




 




说起谭赵,个人认为大概是楼诚衍生里最为脑洞纷飞、私设如山的。也许是小赵医生在电视剧里的人设太浪了,要么就是大家揣度谭大鳄的身份就该是老司机,所以一言不合就开车的戏码实在太多,而且畅想有钱人的生活时不时就容易跑偏。这样一来,越发显得认真铺陈感情线、考据日常生活的太太之可贵。




我没有看过《欢乐颂》原著,但是凭借电视剧第一季对谭赵二人寥寥几笔的勾画,还是显而易见他们身份地位的差距。




以前看分析文中说,老谭除去个人的天赋和努力外,需要几代人的积淀方能成就这种产业和派头。那么和谭大鳄相比,曲筱绡、姚滨这种都只能算只小鳄,更何况赵医生的人设是书香门第出身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到底没任何家室背景可言,所以如果没有安迪喜闻乐见地从中斡旋,二人不同框其实是合理的(才不)




那么黑科技太太们怎样跨越这种最俗气的阶级隔阂呢?




 




(一) 先走肾再走心




谭赵文里逃不开走肾的情节,一个是行遍风月场所、看尽各色美人的中年英俊胖子,一个是风度翩翩、玩起来毫不含糊的俊俏青年,情场上大开大合的老手过招,要说真的在一场风月之后生出感情当然正常。




那么,关键点大概在于如何让走肾的这一次相遇不流于动物发情(误)一般的俗套?如何在开车之后进行可能带来进一步发展的实质性交流?如何在坦诚身份之后自处?如何让对方成为和其他一夜情对象不同的那一个并开始认真交往?




这些情节不是靠双方突如其来的新奇感可以摆平的,也不是赵医生纯净的大眼睛或者谭总舍得花钱宠着就能解释的。习惯了游戏人间的人突然开始直面自己的感情,必然经历一段兴奋而又艰涩的心理历程,但是着重笔墨描写两个大男人的心理活动又实在恋爱脑了一点,所以太太们的功力分别恰是在此处了。




不过,私以为这类文章最忌讳没聊几句直接上手的戏码,毕竟老谭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心中再怎样汹涌难耐,面上也能端得平静如常;而小赵医生自有他的清高,他的家庭环境和双面性格都不会让他在将将见面时草草开车,否则两人的人设就崩得一塌糊涂了。




 @北歌南唱太太的《好梦如旧》文如其名,其实是一个破镜重圆、真心相许的故事,不过篇幅限制,我只谈谈最初的相遇。老谭第一次见到小赵医生是在与医院合作项目的庆功宴上,以为人家是十八线的小明星,又惊艳于他纯净的眼神和疏离的气质。第二次,走进酒吧时谭总听得一把好嗓子唱一支情意绵绵的歌,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谢天谢地的第三次,大概是冥冥之中的宿命感,老司机才终于上道。




大方向上设定类似的是 @尚有蝉太太的《形式主义》同样是一场非和平分手之后的重逢,故事才正式双双走心,但初遇又别有特色。我很喜欢太太设定下谭赵相识之时赵启平只是个医科大学生,足够年轻,足够敢于尝试,没有太大来自生活和社会的压力,亦不会害怕一步踏错就落入什么万劫不复的境地。谭总对在酒吧弹吉他的赵启平产生了兴趣,他有十足的耐心将猎物收入囊中,而赵启平也正是敢玩会撩的年纪,于是便电光火石,不可言说了。




 




(二)人食五谷必有病,有病必见赵医生




 @爱君笔底有烟霞 姑娘曾有一篇小短评谈及谭总在医院排队看病的不合理性,当时我也仔细看了大家评论的谭赵医院相遇的可能性分析,普遍认为私人医院、家庭医生等等才是更符合谭总人设的情节。印象很深的是兔子窝太太说的医院特需门诊,传说中“星级宾馆的就医环境,绝对私密的一对一聊天式诊疗”,那么如果小赵医生的医术足以成为被谭总挑中的专家,聊天式诊疗倒是很好的开场机遇。




我读的第一篇谭赵文是 @清和润夏太太的《二重赋格》,所以最先接受的相遇方式依然是这种在医院的契机。第一章里太太就逐一排除了上段所述的家庭医生(度假去了)、私人医院(车堵在路上),特意解释了老谭被拖鞋绊了一跤(也是够可以的)之后为什么阴差阳错出现在附院。谭总忍不了痛就近择医,脾气上来又非要挑一个长得俊可票贩子不卖票的大夫,总之你任性你厉害,就这样叫他遇上了命定的小赵医生。那么,主观上想着要去见,客观上确实要复查,谭总的追求计划合理地拉开帷幕。




 




(三)妥当私设下的竹马竹马或人才引荐




鉴于谭总人设,这类生意场上传奇人物的财力和地位总归是让大部分普通人诚惶诚恐,不会轻易接近,所以聪明的太太们便想方设法从谭总白衣时代开始拉近二人的距离,或者在赵医生的社交圈里找一个足以和老谭相交的人来引荐(呃并不经常是安迪)




可以想见,再惊才绝艳的人物都会有呵呵傻乐的幼儿时期,懵懵懂懂的少年岁月,情窦初开的学生时代,意气风发的清俊年华,崭露头角的事业初期……在这任何一个时间段铺设谭赵的相遇相交,都会比小赵遇上谭大鳄更容易自洽。




@阿不太太的《美丽人生》是私设比较明显的一篇,但是私设非常讨喜。谭赵两家熟稔,相识于少年时期以兄弟相称,因为一同长大,便无所谓初遇不初遇了。这个设定之下,小谭为小小赵遮风挡雨,温暖了他整个成长的岁月,而小小赵始终陪伴在小谭身边,给他最需要的支持和鼓励(比如那个会玩的十八岁电话)。因此在太太笔下,重点并不是把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人打到一起去,而在于自幼单恋的小赵医生怎样等到老谭幡然醒悟。




那么另一种情形,赵医生书香门第,有个医学界权威的老爹不是不可能,有个到处说得上话的教授也是合理的,就像 @美人赠我糖葫芦太太的《冤家宜结不宜解》,关键人物付老师是登山队的老大哥,同时又是小赵医生的师(?)爷。晚辈小赵作为队医跟随,不卑不亢,礼貌友善,伶牙俐齿,在一堆大鳄里自是醒目,与老谭相谈甚欢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不需要光凭荷尔蒙的吸引了。




 




其他私心的谭赵推荐:




烟草一川:《窈窕君子》




蜜三刀:《贝加尔湖畔》




 




 




再次致敬各位产粮的太太!




当然,还有很多优秀的文来不及一一分析推荐,也还有很多我爱的CP,诸如荣方、杜霖、黄曲,因为文的数量相对较少,很难做系统的讨论,故而就先略过了。








 


评论

热度(923)